听风

烈日冰轮照天界,才知是其双眼

楚汉au系列

很久以前写的楚汉系列,存个档,刘邦中心,大抵是刘邦和他的后宫们的故事吧x,玩梗居多。
楚汉au系列
又一个不省心的朋克青年韩信

我见到白虎穿过空荡的宫殿,雪白的皮毛在飘扬的帷幔下闪烁,恰好遮挡了窗外投来的阳光,留下一撮阴暗的影子。 这情景甚是奇异,我觉得我应该写首诗来赞美它,可是我从农民成为皇帝的这段时间也没有提升任何文采。我虽然是个皇帝,可我不是克劳狄乌斯那样的皇帝,所以说:“白虎兮白虎,真他妈白。”

陈平称赞这话充满后现代主题,我知道他纯属胡扯。他又说:“陛下,你是真朋克。”这下扯得更远了,贝阿特丽采都引领不回来。我宁愿相信戚姬是朋克,虽然她唱的歌更似蓝调,虽然我觉得“鸿鹄高飞,一...

2018-07-09

楚汉au系列

楚汉au系列

项羽相关,冷酷帝国中的剑歌

“我们必须摧毁这个冷酷的帝国,它的威压如同寒冰,使得身处其下的每个人都不得以施展自己的远望与理想。此间是理想主义者的地狱,阴沉,晦暗,了无生气,因此我们注定要成为这孤寂漆黑的长夜中的明星,划破这昏沉夜空,世人目睹我们的光芒才会奋然反击,坚定前行。我们必须如此,哪怕为此付出难以估量的血和泪,我们也要终结这铁血帝国,这是每一个贵族都应当履行的责任。就算为此死去,也是光荣的,并且我随时做出慨然赴死的准备。” 

这的确是一段充满激情的发言,我喝下一口美酒,附和道:“没错,灭秦,我们一定要灭秦。”然后随手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,我灭秦,只因为秦也许的...

2018-07-09

刘邦/戚夫人——现代paro

现代paro——戚夫人相关

她的确是天生的舞者,每一次她起舞时我都这样想,舞台上的她和我所认识的她并不相同,我一向如此认为。

她最擅长的一支舞是翘袖折腰舞,不过如今古典舞并不那么吃香,她开始跳其他的舞蹈。有些人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成为舞者,然后在余下的生命中不断起舞,不管背负如何重负,都要起舞,直至死亡,但她不是,她只是跳舞,她没有带着镣铐,她的舞鞋干净的不然尘埃,她没有任何重负,她只是一个像孩子的女人。

我认识她的时候已经不年轻了,但是这仿佛并不妨碍她喜欢我。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我,年长的恋人一般并不能满足年轻的伴偶,这个问题我并未问过她,因为我不再年轻,如果有甜蜜的时光就该闭嘴享受而不是...

2017-07-16

© 听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